中医人生:恩师大道至简教我针灸入门只用一晚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的境界热血沸腾。恩师带他入针灸之门只用一晚,浅显易懂、大道至简的口传身授,对今天的我们仍受益匪浅。今与大家分享。

  一年来,我一直还在徘徊、等待与观望之中,因为学习中医、针灸毕竟太难了,离我太遥远了。在这期间,中医的书没有少看,然而只是无事乱翻罢了,谈不上有什么心得,一想起今后要以中医为生总觉得非常惶惑,谈何容易啊。

  虽然在和何黄淼老师近距离接触以后,针灸的魅力已经荡漾在我的胸怀,但是学习中医、针灸的决心还是定不下来,一直摇摆于学与不学之间。

  “针灸的学习一定要在学中用,不要等到全明白了才去动手” 。何老师语重心长地说,“因为它的真谛就在临床的感受中” 。

  “只要一个晚上的理论学习,你就可以基本入门,还是有模有样、中规中矩的入门呢”。何老师兴奋地看着我,“今天晚上我就把你带入‘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的境界” 。

  这是一个美妙的春晚,何老师从临床实践出发的精彩讲解,使我体味到什么叫 “大道至简”,什么叫 “真理素朴”。他把博大精深的针灸学,化为可操作的几个具体的步骤。整个教学大处着眼,小处入手,环环紧扣,贴近临床。时隔四十多年后的今天,那天夜晚何黄淼先生的每一句话,每一个面部的表情,每一个手指的动作,我都历历在目。

  “针灸取穴可以从五个方面考虑”。何老师伸出左手的五指,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示意,“第一,八总穴;第二,八会穴;第三,局部取穴;第四,背部督脉寻找阿是穴;第五,病位交叉对应取穴”。

  何老师早已料到我会这样想,笑着对我说:“不要怕,等一下:把它们分头讲解了一番以后,你就会慢慢地明白。”

  “第一,八总穴取穴法,这是一个整体取穴法”。何老师竖起了左手的大拇指,笑着说,“根据八总穴所针对的人体部位取穴,针灸医师就能把所有疾病纳入你的诊治范围。”

  “你首先要记住一首歌诀:‘头面合谷,颈项列缺,胸脘内关,脘腹(足)三里,腰背委中,胸胁阳陵,少腹(三)阴交,颅脑太冲。’”何老师神采飞扬地说。

  他把这首歌诀反复念了几次,我也跟着念了几次就记住了,毕竟只有三十几个字嘛。然后,他就用自己的大拇指与食指在我的手、臂、脚、腿的相应部位指指点点,并用墨水做了标志。我也当场在做了标志的穴位上反复按压,嘴里也不停地唠叨这首歌诀,脑子里记忆与感受穴位在手指按压下的异常的知觉。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把以上的八个穴位的位置与作用记住了。

  之后,何老师马上对我进行“八总穴取穴法”的考查。考查的方法是,何老讲一个病证,我就在常规消毒的情况下,用右手把一寸的毫针捻转着刺进自己手、臂、脚、腿的相应的穴位。

  譬如,他说眼睛红肿。我想了想,眼睛所在的部位和头面与颅脑有关,于是就在太冲与合谷穴位上扎针;他说胸闷、心烦、失眠,我想了想,胸闷、心烦所在的部位和胸部有关,与颅脑有关,于是就在内关与太冲穴位上扎针;他说呕吐、胃痛,我想了想,呕吐、胃痛所在的部位和胃脘有关,于是就在内关与足三里穴位上扎针;他说颈项强痛,我想颈项强痛所在的部位和颈项与肩背有关,于是就在列缺与委中穴位上扎针等。经过半个钟头的反复现场考查与具体操作,我就已经能把一些病证在八总穴范围内的取穴规矩灵活地用上了。

  “在针灸学这一门学科中,经络与穴位是最重要的。”他说,“在这些经络与穴位之中,八总穴又是最最重要的。八总穴是老祖宗几千年的经验结晶,是取得临床速效、高效的必备穴位。一个针灸的初学者学会了它,就能对疾病建立起基本的诊治观念。同时这种观念还是整体的、全局的,适用于所有疾病的诊治。有了它,医者的心中就有了理念的依靠。当然,经络的分布也很重要,但你可以在以后临床的应用中慢慢地学习。学了经络学说以后,你对这八个穴位的作用就会有更加深入的了解了。”

  本书第一版在短短5年内就重印了9次,光在台湾发行的繁体版,2年内就重印了5次。这次精装增订版更是详细讲述了娄先生通过自学从一无所知的中医小白到成为正式中医执业医师的整个过程,对于每一个自学中医的人都有很大的启示作用。同时,所有关心自己身体健康的人也可以从轻松的阅读中发现一种为家人或自己排忧解难的疗法。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