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针灸治眼试过吗?

  张洪星出身于中医世家,他的曾祖父就在研究中医眼科,到张洪星这代,已经传承了近百年的时间。从小就耳濡目染,每天和患者打交道,张洪星小时候连认字都是根据药材名字学习的,还没上小学,常见的药材名字张洪星就都认识了。五岁的时候,张洪星就告诉别人说,“长大以后要做医生。”

  尽管常见的疾病张洪星处理起来已经得心应手,但要求严格的父亲在这三年期间始终不让张洪星独立看病开方。那时候,他一直不理解父亲,直到自己也开始带学生,他才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只有知识掌握扎实了,才能对病人负责,避免让病人成为实验品,以后自己的路也能越走越远。”

  1994年,张洪星终于有机会走进山东中医药学院(现山东中医药大学)读书学习。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再加上有临床经验,张洪星学习起来更加有针对性,每天都泡在课堂和图书馆里。“因为看书时喜欢在书上做标记和注解,经常需要去书店买新书赔给图书馆。”张洪星笑着说。

  大学毕业之际,张洪星在济南市第二人民医院实习,在接连治愈了多名患者后,张洪星便被爱才的院长留了下来,并于1999年创建了中医眼科。中医眼科刚创建时只有5张床位。随着患者之间的口口相传,前来就诊的患者越来越多,仅仅三个月后中医眼科就增加到了10张床位。而到如今,张洪星带领下的中医眼科,已经发展到了50多张床位。

  曾经有一位来自北京的年轻画家,由于药物中毒导致中毒性视神经萎缩。据介绍,这是一种后果非常严重的视神经萎缩,如果3个月内无法自愈就很难治愈。这位画家不惜花重金跑遍了国内知名的眼科医院,几个月过去,视力却由0.3慢慢滑落到0.06。就在他即将失去希望的时候,在别人的介绍下来到济南市第二人民医院,张洪星采用中药配合针灸的治疗,患者的视力竟然慢慢恢复到了1.0。此后,他就经常从北京给中医眼科寄来获奖的作品,让他们一起分享自己重获光明的喜悦。

  还有一位来自河北的男孩,从5岁开始视力不断下降,一直到右眼只有0.2,左眼只有0.01。母亲带着他辗转多家医院才确诊,孩子患有先天性黄斑劈裂。由于这是一种罕见眼病,书上也没有治疗办法的介绍。在别人的介绍下,他们来到了济南市第二人民医院中医眼科,张洪星为孩子实施了针灸、药物等联合治疗。最终,孩子的矫正视力已经达到了右眼0.4,左眼0.2,眼底也有了明显的改善。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结合中药、针灸,张洪星在治疗各类眼底出血、葡萄膜炎、视网膜色素变性、动眼神经麻痹、干眼症、青少年近视、远视、弱视、眼球震颤等眼科疑难杂症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尤其在治疗被现代医学认为不治之症的各类视神经萎缩和黄斑病变方面更是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不少患者已经患病十余年,长期没有光感,经过治疗,视力都恢复到了0.5以上,有的患者甚至恢复到1.0。

  受家庭传统的影响,张洪星真正做到了“医者父母心”,把患者当成家人对待。张洪星曾经多次出钱,亲自到火车站排队买票,带着自己的十几位病人到北京找知名专家会诊,差点被车站当成票贩子。当老专家私下里悄悄问病人,给了张洪星多少钱时,病人纷纷将张洪星出钱买票带他们来会诊的实情告诉了他,感动得老专家宁可加班也要为他们检查完。自此,这位老专家也和张洪星成了好朋友。

  2014年,张洪星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对双胞胎女孩由于遗传性黄斑营养不良,导致严重弱视,不得不借助高倍放大镜看书的故事,便到四川宜宾将这对双胞胎接到济南免费治疗,并自己出钱为这家人在济南租了房子,还请了家教辅导功课。直到这对双胞胎视力恢复到可以正常读书后返乡。

  曾经有一次,在济宁一个大家族中发现了复杂的“遗传性视神经病变”,祖孙四代22口人都备受折磨。当看到病人家徒四壁,极其贫困的情况后,张洪星感到非常同情,便帮忙联系做免费的血液检查和基因检查,并为其中的8位年轻患者做免费治疗,其中6位患者视力明显提高,张洪星至今仍为他们做追踪治疗。

  不仅如此,张洪星平时买饭的时候也会故意多买一份菜,告诉病人,买多了吃不完送给他们。每当加班到很晚,病人送过来两个包子时,张洪星也毫不犹豫地拿过来就吃。面对病愈出院时恰逢大雨天气的老年患者,放心不下的张洪星便开着自己的车将患者送到车站。

F